文章目录

“烟花”

由 仲秋 发布

2021年7月25日

  “烟花”像是从宇宙不知多高的深处以超越光速的紧迫扣在西太平洋上,随后像跳跃的袋鼠一样把尾巴往海里一支愣,将自己送到了琉球正下方的小块海域上。它不晓得地球上的规矩,落脚点越小就越是容易滑倒,一个踉跄往前扑了过去。这一记,摔得个狗吃屎!在它这短暂的“风生”路途中绝对难忘。

  它像个孩子,哭过许久之后就要登上高处自诩英雄,但是没有人附和。当大家都以为它要和前辈一样,南下宁德、福州安分旅途时,它却瞒片过我们,亏大家轮流等候。
  它去了舟山,肯定还要去杭州湾,再去上海也罢,只是我们觉得好像会回头见似的苦苦等待。罢了,上海也罢!让这个小子感受下上海资本家的压榨,往后去哪儿都随它喜欢,恐怕最后会和那名字一样——美丽不到一会儿就逐渐让人忘记,因为大家都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哪怕在看“大会”的人都是在等下一朵烟花,没人会记得其中一朵。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