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10日晚

由 仲秋 发布

  已经七点十九了,我还没有吃饭,且预计还会再等好久才能等来下班。我倒不奢求稿件一次通过,因为我无论从哪个角度审视自己,都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写“冠冕堂皇”的话的人,但也不是那类上不了台面的家伙,起码已经对于文章被刊登到报纸上已经麻木了、不再像第一次一样兴冲冲的。
  我提前和我妈妈打了电话,让她不要等我吃饭,因为很晚,这不利于她劳累的身体。等我再次确认时,她已经在吃面条了,但因为我没有回去,她吃的面条也不是自己煮的。她一向不喜欢外面的煮食,也曾经多次警告我不要电话外面,但我当时没有听取。我以为她只是耸人听闻,没想到如她所说一样;外卖不健康,他们的食物都是网上买的料理包,不知道是否有合格的生产许可,只需要热水烫过便能食用,以至于可能是僵尸肉也不为过。我近期也不再叫外卖了,多有对此前外卖奸商的抱怨;都没有良心了么?怎么好意思让人吃下那样的东西?恐怕是你们这群奸商的烂心吧?
  实在是有点饿,我把手指放在两肋骨中间,亲亲按压就能感觉到心跳,尽管心脏长在左边?还是右边来着?我的姐姐肯定不会弄错,她那样明了人体;是因为了解,还是因为是医生呢?空调吹得我有点冷,但我已经把温度调到了27度。
  我被拉进了公司的一个羽毛球群,我大学时选修了羽毛球,考试十分轻易地得了高分,一度还能“帮”室友考试;以此得了一份晚饭,是什么样的晚饭已经不记得了;但我猜是带炸鸡排的。那是我在大学常吃的,一份便当,里面一块大概10寸的鸡排,以外是几个让人不一定喜欢的小菜,我经常不吃。我习惯先把米饭吃完,最后享受那块鸡排;说不上十分好吃,但肯定是慵懒一天吃到的最高位的享受。顺便一说,那家店是有实体店面的,卫生与否虽然难以查证,但店面还算得整洁。我也曾经在他们的店里吃过,但并没有电话外卖来得便宜。差距在三块至五块间,当时没心没肺地不以为意,如今看来是不合适的,我妈妈贩卖一杯仙草也不过三块钱。
  八点整。科长问我稿子是否被主任审核过了?但主任都还不曾见到,恐怕今天起码得十点钟。说起来,我加班的主要原因是最近工业园区发生了几次交通伤亡事故,光我知道的三起,人没了的,应该是一位。据说,家里有两个孩子,是十分可怜的。但也仅限于可怜,我没有能理解作为她孩子的苦痛,因为我父母还健在。她的两个孩子今后会如何呢?肯定很痛苦吧?如果我遇上了,只要向我寻求帮助,那我应该不会吝啬。人固有生死,未来,我的父母过世,他们肯定会成佛,只希望他们都是正常生活直到圆寂,这也是我作为他们的儿子所能替他们祈福的。我是否正常生老而亡倒没那般所谓,但肯定要活得比我父母久;尽管我另一面希望他们长生不老,但只要想起他们为我哭泣就让我更加痛苦。
  就此罢,肚子饿得头昏脑涨。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