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春秋

阅读:267

最后更新:2022/04/01/ 16:57:20

侘寂美学在日本文学中的地位

  侘寂美学由我国禅宗发展而来,与物哀、幽玄并称日本三大美学理念之一,极具东方特色的形态使其在当代美学中显得不可或缺。随着西方简约主义的流行,侘寂美学以和简约主义貌合神离的部分再度被大众所再度发掘、流行,侘寂美学因其并不算容易字面理解的名称劣势被大众误解为一种带有东方色彩的简约主义,但实际上侘寂美学和简约主义两者的产生与精神追求都各不相同。
  根据论文《Wabi-Sabi(侘寂)美学在现代服装设计中的表现与应用研究》中对侘寂美学的解释,侘寂美学是指一种直观的生活方式,描述了一种残缺之美,强调时间流逝所带来的沧桑感和孤独感,在时间的沉淀中消耗着形体、颜色和光泽,缺陷在物体本身中形成;另一方面,它也是积极的,缺陷是时间流逝的印记,每一个痕迹都体现着对残缺美的从容,形成不完美性和不对称性的无形美,品质粗糙,简单朴实的模样。同时,侘寂也是一种禅宗观念,禅宗认为真正的美是缺憾、暂时的,会像生命一样消逝;不刻意装饰,强调事物内在的质朴,能经受时间考验的本质美。
  又根据《漫谈现代设计的简约风》一文叙述,简约主义的概念起源于20世纪的西方社会,但简约的理念却及其久远,早在中国古代乃至原始社会,简约的理念就已经流淌在人类血液中,而作为简约主义正式地出现则是在地缘上属于北欧的德国。在北欧与德国接壤的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包含诸多国家,该地区的设计被人们称为斯堪的纳维亚风格,其给人的直观感受就是简洁、简约、环保、天然。简约主义强调“功能决定形式”——摒弃了纯粹的装饰元素,这与工业社会生产相互适应,故此,也就大范围流传。
  由此可以直观区别侘寂与简约主义的不同,侘寂讲究不完整的美,从不完整中汲取个人精神上的美;简约主义则是带有一定追求事物功能的特点。以此举个例子,如果面对一截带有残缺花瓣的木桩,以侘寂美学的狂热,会原封不动地就花的残缺、木桩与树木的分离进行一番欣赏,而简约主义狂热者可能会把木桩做成四平八稳的椅子,最终将残缺的花也好、树桩的皮也罢,统统削去不要。甚至于如果周围环境偏亮色,简约主义者也会挑选更亮一点的木色,以追求和环境的和谐。相比之下,侘寂美学狂热者则不十拘泥于小节,哪怕木桩的皮可能都不会被剥掉,甚至于在某些时候树皮才是美的本体所在。
  次方解释过侘寂美学与简约主义的区别后,不仅有助于分辨其中原有,更容易理解侘寂美学在文学中如何存在。目前,侘寂美学多被展现在建筑设计、摄影、平面设计等艺术作品中,但在诸如文学、音律等方面的艺术作品的研究则不多,这并不意味着侘寂是不存在于文学和音律之中,而恰恰是其所处地位过于显著、平常的让人忽略了一大部分,所以,就存在于文学作品中的侘寂美学的研究是及其有意义的。

原作改编电影《春琴抄》剧照

  如果要从日本的文学作品中发现侘寂,谷崎润一郎为代表的唯美主义作家的作品就是最直接的,在谷崎润一郎的作品《春琴抄》中,佐助与春琴间的情感是贯穿整个作品的,但不同时期,两者之间的情感是不同的,而越是往后,故事中情感的侘寂美则越是浓烈。
  小说前半部分的佐助作为一个健全人,服侍春琴,但无论琴技还是情感都像创口贴止血一般,尽管看似没有破绽,但春琴作为盲人却清晰知晓毫厘间的差距。随着小说走向高潮,春琴被毁容,佐助为了坚守不看春琴受伤脸庞的约定,同时,保留春琴在自己内心的完美而选择用针刺瞎双眼,两人之间的情感以及佐助的技艺步入了一个急速上升的阶段。故事情感由原来一个健全人爱护一个盲人的完美组合走向了一个新的平衡——两个盲人的爱恋。
  尽管佐助刺瞎自己的双眼似乎是由春琴毁容引起的,但作为情感升华的关键,佐助双目失去视力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换言之,即便春琴没有毁容,佐助也总有一天会选择进入春琴一样的无视觉世界。反观春琴,佐助的失明尽管对于她来说也是残忍的,但在佐助摸爬进春琴房间,告知其失去视觉时,春琴的内心是喜悦的。这也预示着,如果佐助没有自行领会到进入无视觉世界的方法,春琴也将在未来会加以引导。而后几年,春琴病逝,佐助没有选择随之殉情,而是继续活着回味对春琴最根本的爱恋,这也使得脱胎于完美组合的平衡也被打破,形成残缺。
  以下内容待定。

版权申明

本文系作者 @春秋 原创发布在春为曙站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关于作者

站点职位 博主
获得点赞 1
文章被阅读 267

相关文章

目录树